父親的土地情
您的位置:武隆網 > 文化 > 正文   |   2019-10-30

  ◇陳慶發

  父親今年77歲,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把辛勤汗水和希望全部撒播在了腳下的黃土地上。在辛勤耕種的七十多年里,父親和土地結下了割舍不斷的情緣,親眼見證了土地改革“變奏曲”,感受到了腳下土地的滄桑巨變。

  苦澀的土地

  在爭做毛主席的好戰士年代,18歲那年,父親懷揣報效祖國的夢想,參軍走進了沈陽軍營,曾多次立功受獎。在6年的軍旅生涯后,父親積極響應“從哪里來到哪里去”的號召,回到家鄉這個廣闊天地務農,并在當時的生產大隊里任大隊干部。

  “那時在‘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體制下,由于在分配上實行平均主義的‘大鍋飯’,生產上‘大呼隆’,嚴重挫傷了廣大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大多數人出勤不出力,到場算個數混日子,結果是‘人哄地一時,地哄人一年’,年年鬧饑荒,餓肚子。”父親回憶說,那時一家大小有5口人,一年下來每人分到的口糧不足100斤,不等開春就沒有糧食吃了,只能湊合著用野菜煮糠吃,才勉強撐到第二年的新糧出來。

  “現在想想,一片良田沃土,隨便年份畝產就打千把斤糧食,但在‘以無產級階斗爭為綱’的年代可真難為了活人。自家房前屋后的空地不能私自種菜,栽種果樹,一年到頭只有過年時才能稱點肉、打點酒、買點布,還要全憑票卷計劃供應。”回憶起在當初在人民公社體制下的那段歲月,父親連聲感慨。

  希望的土地

  1978年,隨著以“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命名的中國農村土地改革迅速蔓延全國,這讓過怕了窮苦日子的農民看到了大地的希望。

  就在第二年秋收結束后,當時的生產大隊采用抓鬮的辦法分了牲口、農具和責任田,父親也由此分得了20畝土地。有了屬于自己經營的土地,父親和母親一天起早貪黑在自己的土地上翻土、積肥、澆糞,除草……就連一些荒邊荒地都種上了糧食和蔬菜。承包種地的第一年,除上交200多斤公糧后,還余剩1000余斤糧食供自給自足。靠著勤勞的雙手,1985年,父親在自家院子里新蓋了3間瓦房,次年,又以600多元買回來全村第一臺12英寸的珊瑚牌黑白電視機,過上了“賣物換鹽,養豬過年”的小農日子。

  “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到來如同一場春雨,不僅成為促進農業增長的‘黃金時期’,而且在很短的時間內解決了吃飯問題。”父親動容地說,“盡管那時生產力十分落后,生產條件差,糧食產量不高,但自土地下放到戶后,糠菜半年糧的歷史就結束了,咱再也沒有餓過肚皮。”

  金色的土地

  雖說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在短時間內解決了吃飯問題,可物產單一,基礎條件差,成為制約農村經濟發展的一道“攔路虎”。

  1987年,沐浴著改革的春風,這場被譽為“雙增革命”(即烤煙生產和改良地膜玉米)的脫貧攻堅戰在我的家鄉打響時。早年受過革命教育又擔任起一村之長的父親,帶頭種植了5畝烤煙和5畝地膜玉米,這一年下來,烤煙實現收入2000多元,而改良地膜玉米則是老品種的雙倍產量。當年,父親還被鄉政府評為“烤煙生產先進個人”,由此讓剛開始還持觀望態度的村民對“雙增革命”刮目相看。

  初嘗種煙甜頭的父親,更加堅定了走種煙致富的路子,決心抓住縣上發展烤煙生產的大好機遇和當地耕地面積較多的有利條件,帶領全村村民大干“綠色革命”。

  隨著種植規模的擴大,父親更加注重科技的投入,使種煙效益更是逐年攀升。曾先后9次被縣政府、鄉鎮政府和煙草公司授予“烤煙生產先進個人”“烤煙狀元”“科技興煙示范戶”“科技種煙能手”等榮譽稱號。成為全鄉遠近聞名的種煙名人。還被各級政府評為“黨員之家”“遵法之家”“光榮之家”。

  多情的土地

  “你們身體不好,就不要再種煙了,把地租給別人種,到城里去住吧!”看到年老體邁的雙親,早些年我就勸父母不要再種地了。和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的父母怎么卻怎么也不肯放棄,雖把土地租給了別人種煙,自己卻在家里依托生態資源優勢,改行發展起了土蜂養殖,一年增收2萬多元。

  “現在國家對農村的優惠扶持政策越來越多。不僅取消了上交幾千年的‘皇糧國稅’和三提五統費用擺派,連娃娃的學費也免了,種地有補貼,搞退耕還林有補貼,購買農用家電有補貼,農房改造有補貼……”談起這幾年黨和國家對農村的富民政策,父親更是樂不可支。“第一次直補時,每畝地補9元,雖然錢不多,但感受到農村改革實現了由‘取’向‘予’的重大轉變。”

  新中國成立70年來,隨著黨和國家實施的一系列“強農惠民”政策,全國各級政府都切實把各項社會事業發展的重點逐步轉向農村,開始修公路、建水池、搞農改、發展特色產業,有效解決了農村出行難、吃水難、用電難等問題。

  特別是黨的十九大為未來的農村改革再次確立方向,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三十年,并大力推進鄉村振興戰略。這不變的土地與多變的政策投入,不僅讓廣大以土地為根的農民又吃個了“定心丸”,更讓這片多情的土地孕育著勃勃生機。

  如今,在黨的富民春風吹拂下,家鄉的田野正悄然發生變化——

  金秋變了,大春作物剛剛收獲,反季作物又在地里緊跟而上,使廣袤的田野上多了一道道風景線。

  大地變了,無論是當地農村人,就連遠道的城里人,也來“揮金入土”,“搶占地攤”,包地發展特色產業,曾經的貧瘠土地煥發出致富“金光”。

  觀念變了,村民們變得更注重科學種田,變得更加重市場、調結構、抓增收,探索走出一條“主業帶副業、大戶帶小戶、先富帶窮戶”的脫貧致富路。

  鄉村變了,家家戶戶是公路通、水長流、燈更明、樓房美,來觀光休閑的游客多了,正朝著“產業強、鄉村美、村民富”的小康路邁進。

  ……

  走在初春的田野上,父親望著綠綠的果苗,盛開的春花,勤勞的蜜蜂,來來往往的游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樣高興。

  “現在興村振興正在我們這里如火如荼的進行,咱腳下的土地就是‘金疙瘩’啊,我哪舍得放下呢!”父親深情地說。

[打印]

[責任編輯: ]

山东11选5视频开奖直播